开幕诗歌《花与恶心》被热传 听听译者胡续冬怎么说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07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两天,巴西诗人卡洛斯·德鲁蒙德·德·安德拉德的诗《花与恶心》,因出现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表演中而引起热议。

  这两天,巴西诗人卡洛斯·德鲁蒙德·德·安德拉德的诗《花与恶心》,因出现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表演中而引起热议。昨天,这首诗的中文译者胡续冬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表示,在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中听到这首诗并不意外,这首诗的内涵和这届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传递的精神是相契合的。

  北京时间8月6日早晨,在里约奥运会开幕式表演中,一个小男孩寻找绿色树苗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。在背景声中,曾出演影片《中央车站》的费尔南德·蒙特纳哥和007系列电影里M夫人扮演者朱迪·丹奇,一起朗诵了巴西诗人卡洛斯·德鲁蒙德·德·安德拉德的诗《花与恶心》,“它很丑。但它是一朵花。它捅破了沥青、厌倦、恶心和仇恨。”

  这首诗感动了很多观众,有网友把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、诗人胡续冬翻译的全诗中文版放在微博上。一位网友说:“即使是丑陋的花,也是一朵花,是混沌中的一朵希望。”昨天,胡续冬接受了京华时报记者的采访。他曾在巴西任教生活,出版过随笔集《去他的巴西》。谈到开幕式的诗歌,他说:“不是很意外,卡洛斯·德鲁蒙德是巴西国民接受程度最高的一个诗人。如果说开幕式要选一首诗的话,那八九不离十就是他。”

  胡续冬介绍,在所有的巴西现代主义诗人里面,担任过教育部长的卡洛斯·德鲁蒙德可能是最受普通民众敬爱的诗人。他的头像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还被印上了巴西的50元纸币。他虽然出生在米纳斯吉拉斯州,但是一生中大部分时间生活在里约热内卢,里约人对他尤为敬重。里约最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滩上就有卡洛斯·德鲁蒙德的雕像,上面铭刻着他写里约的一句诗:“在海中,一座城市已被写就。”

  胡续冬觉得这首诗的内涵和奥运开幕式传递的精神是相契合的,“在现代都市文明中,人的状态很压抑,这时小男孩看到一个树种,哪怕非常微弱,如果全力以赴,还是会有所改变。这也体现了一种希望。如果我们知道卡洛斯·德鲁蒙德的写作背景,会加深一些理解。”

  《花与恶心》选自卡洛斯·德鲁蒙德1945年出版的诗集《人民的玫瑰》。胡续冬说:“这首诗一开始就写道‘被我的阶级和衣着所囚禁’。囚禁这个词就体现了现代都市人并不自由。”

  另外,香港6合彩高手论坛。这首诗写于巴西前总统热图里奥·瓦加斯当政时代,“当时是比较极权的一个时期。热图里奥·瓦加斯又是巴西工业化、城市化的大推手。从小生长在乡间的诗人感觉自由受到威胁。这首诗包含着对瓦加斯极权主义的批评。”这首诗既有针对巴西特殊历史语境的强烈回应,同时又表达出了对人类自19世纪中期以来各种现代症候的感受。

  提到中文现场解说把这首诗翻译成《小花与丑恶》,胡续冬称这不够严谨,“Náusea不适合被翻译成丑恶,直译的话就是恶心、反胃的意思,翻译成丑恶就属于创造性翻译了。另外就是小花和花,原文里的Flor不是小花的意思,而是泛指花。小花可能是为了顺应汉语双音节的需要。其实翻译成花朵我都能接受,要说成小花就有点太不搭了。”

  国内的读者对巴西诗人卡洛斯·德鲁蒙德不太了解,他的作品散见于国内部分拉美文学选集中。胡续冬透露,前两年译林出版社邀请他翻译卡洛斯·德鲁蒙德的作品,目前已经翻译了两部单行本,“包括这位诗人的第一部诗集《一些诗》,还有一本是他去世之后才出版的诗集《自然之爱》。另外他其他的一些诗我也在翻译中。”